职业IT人论坛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搜索
2020PMP认证备考培训项目管理之家专场500+微信公众号程序模块,免费使用!
楼主: 能文能武

那天我在老板的办公室安了摄像头

  [复制链接]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白她一眼,看着她毫不在意地哈哈大笑,然后两个老男人跟着讪讪地笑。我已经想好了过去后的计划,让她一个人爱怎么疯怎么疯,她在全国各地的网友不下一个连, 东北这个城市里想必也有,我自我久别胜新婚去,让她独自寻自己的新婚。
   后半夜,车开始熄灯了,我却睡不着。拿着手机看短信,苏嫣的,她说她一个人很寂寞,叮嘱我赵蔚可不是好惹的,让我别上火,还说她想养一只宠物,说她给我买了件衬衣,说正在看电视,为剧中人落泪。
   我一边看,一边笑,或者是沉默。
   人都有这样傻的时间吧,看着手机短信,笑或沉默着。
   可是,偶然间一转脸,我却看到赵蔚也没有睡,眼睛亮亮地盯着我,安静无比,那种凝视去掉了一切杂念,她就像个剥掉皮的果子一样洁白透亮。
   我一阵慌乱。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方早早就派人接我们,安排好了宾馆和住处。这种事情比不得重庆,我们最多算个合作,但老板人很爽快,说今天随便玩玩,晚上安排了个酒席,明天再商量正事。
   我把赵蔚一个人丢在宾馆,离晚餐还有五六个小时,足以让我去老婆那里消受一番。
   我先给她发了条短信:宝贝,今天下午学习不,没事就在宾馆呆着,别乱跑,听说东北挺乱的,小心给别人抢了去。
   她的短信很快回了过来:还真被你猜到了,一个人在宾馆看电视,好无聊。
   别无聊,乖,我一会就要放水将你淹没了。
   我兴冲冲地跑到宾馆,跳下出租车,冲到电梯那里,然后上六楼,感觉自己像是孩子那样兴奋,我这是怎么了?我在想,或者是车站的那次离别,让我重新又拾起了旧有的一些东西。
   在网上看过一句话,如果一个女人在二十至三十岁时陪着你,那么请一定珍惜她,因为她最好的年华,都陪在一无所有的你身边。
   我竟然为此心有戚戚,差点儿流下了鳄鱼的眼泪。
   1806,我敲了敲那间房门。期待着老婆看到我时那种惊异,兴奋,或是突然大叫着将我抱入房中的欣喜若狂。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片刻,一个男人开了门,狐疑地问我:“你找谁?”
   我吓了一跳,莫非是记错了房间号?明明记得是这里,宾馆什么的也都没有记错,可是这个男人,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呢?
   接下来,是我狐疑地看着他,说了句:“我找我老婆。”
   然后,男人就很不负责任地笑了,爽快地说:“那你肯定找错了,我在这里住了十几天了,这层楼都没有女人住。”然后,他大方地让我进屋,果然,床铺凌乱,烟灰乱弹,整个屋子里弥漫了单身男人的感觉。
   他好像还很同情我,问:“是不是记错了?”
   我肯定不会记错的。这一点我还是很自信的。可是,我老婆,跑哪里去了呢?
  我翻出手机,突然就想起了他们单位的电话。
   打过去,是一个我没听过的声音接的,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报出了老婆的名字和我的名字,然后笑着压低声音问她在哪里学习,我自己没记清楚。
   对方平静地告诉了她学习的地址。
   有了线索,就好办了。
   很快,我找到了那家公司,果然她下午没有去听课,可公司接待人员却怎么也不肯告诉我她的地址,我软磨硬泡,一度亮明身份,那位负责人脸色便不自然起来,以十分怀疑的眼光打量我半天,问出了一句爆强的话:“你真的是她老公?”
   我拍着胸,就差把结婚证拿出来了。
   他这才犹豫着说出一个宾馆的名字。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进入那家宾馆的时候,我还为老婆的深谋远虑而觉得开心,这家宾馆离他培训的单位比较远,但是价位上比较便宜一些,我想,她一定是怕我担心住得这么远,才随便报一个宾馆的,但却没料到我会找到这个地方来。
   我坐在大厅里,一时间有些踌躇,掏出手机,想给她发条短信,却隔着玻璃门,看到了她的身影。
   有时,机缘就是这样的巧合,不早一步,不晚一步,就像歌里唱的那样,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可是,我现在却完全没有了唱歌的心情。
   她的身边,有一个男人。一个身材并不高大,但是走路气势磅礴的男人。无可否认,有的人就是有气场,这与多年在职场,官场做习惯了领导或习惯了发号施令有关。
  我曾经给过这类人一个比方,一棵普通的狗尾巴草,你给它移到悬崖旁边,它也会慢慢学会在风中变得不可一世的高傲。距离产生美,高度则产生让人仰视的错觉。
   我拿报纸盖住脸,看着他们两个从我的身边走过,隐约还打情骂俏。然后一起等电梯,一起进电梯,再后来,一定是一起开房间门,然后一起滚落进去。
   从古至今,捉奸者必积了满腔悲愤,但偶然撞奸者,首先是无所适从。
   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会在站台上因了我的关心哭泣,我以为那是感动的泪水,却没料到,那每一颗泪水里,都藏着对自己无耻的救赎。
   我呆在大厅里,感觉到自己以为纯洁的那颗泪水,慢慢四分五裂,慢慢露出猖獗的红色,一啄一饮,莫非前定,我想扔下手里的报纸冲过去找他们,可是,我不知道她的房间号。
   保安走过来,对我说:“先生,您不能这样。”
   我才发现,自己的手里的报纸已经被自己攥成一团。
   我冲着保安笑了一下,看来愤怒到极点的人,确实能笑得出来。
   我慢慢走出宾馆,奇怪,我竟然没有勇气去房间里问个究竟。我给她发了一条短信:天凉了,注意身体,要保重。
   少有的冷静与怪异。她的短信好久没有回过来,我想,两个人一定迫不及待了。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再给她发短信,你现在,与谁在一起?
   依旧是没有回短信,我愤怒地折回宾馆,又愤怒地冲了出来。她们在明处,我在暗处,在暗处看到的东西,那样真实。即使是我现在找了去,他们也会有一万个理由给我搪塞。
   这一点,就好比我在摄像头上看到但未记录的一切,我相信每个人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能显露最真实的自我,但是如果你找过去,说某某某,我看到你做什么事情了。
   那你收到的,必是百般抵赖的否定。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宾馆,但却要强颜欢笑。
   赵蔚问我:“见到嫂子了?”
   我淡淡笑:“没见到,学习团一起去外地考察了,说五天后才能回来,看来这件事真不巧。没办法,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
   我突然就止住不说了,我怕我忍不住自己的情绪。
   晚上的宴会,我承认我失态了。我像个跳梁小丑一样在众人之中周旋,认识的,不认识的,见过一面的,一面也没见过的,我和每个人都碰了一杯酒。我戏说赵蔚是我老婆,同时带着玩笑的成份问负责接待我们的经理有几个情人。
   人就是这样,喜极而狂,悲极而颠。
   况且,我还需要酒精的麻醉。我不知道喝了多少杯酒,也不知道怎么回到宾馆的,我感觉自己吐了很多酒,喉咙里面吐得生疼。
   不知过了多久,才苏醒过来,睁开眼,看到自己一个人躺在那里,刚要起身,就被一双温柔的手按住了。
   “别动,再动又要吐了。”是赵蔚,她微笑着,用温水帮我擦脸。
   我记得上次喝醉,是老婆帮我这样擦脸的,可是,现在想起她,我却心里开始生疼。疼痛的感觉,就像是心里有个洞,你急需要有些刺激去填满,然后才有着两相抵消的麻木。
   所以,我准确地抓住了赵蔚的手。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哥们儿们先看着,我搞定个女娃再来。
dab 发表于 2011-3-3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还没搞定啊。
北大青鸟 发表于 2011-3-3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那么快搞定你是在侮辱楼主。。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来了,我问她满意吗?
她说满意还狠狠的亲了我一口。
咱们继续
-----------------------------------------分隔线,上面是我的话,下面是小说的话
     她挣了一下,没有动。我猛地将她扳过来,按倒在床上,急切地撕她的衣服。
   我想起了刘小中,想起了在他们身下吱吱做响的电脑主机,想起了她优雅洁白挺直的双腿,这一切就像是一种外力,击打着我的皮肤,试图赶出内心的疼痛。
   赵蔚半推半就,很快,我就将她剥了个精光。
   她的身材曼妙,可是,我却悲伤地发觉,自己的某处,一直没有雄起。
   我尴尬的抱着她的身体,她对我说:“老白,没事,你只是酒喝多了。”
   可是,她哪里知道我的伤痛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酒醒,赵蔚已经穿好衣服。时间真是款良药,经此一醉一睡,我自觉愤恨去了大半,心念里反而怪自己先与苏嫣好,然后老婆才出了轨的。
   谁家少妇不吃腥,谁家丈夫不钟情,出差在外,身体精神开个小差,我是不是应该宽容?
   虽然心里有个声音恨恨地说,绝不宽容。
   白天的那些产品,图片,功能介绍,介绍构架,付款方式等,一个PPT下来,累得我口干舌燥,我站在那里讲,有时会出下神,尽管自己告诉自己,千万别走神,可是依旧是出了几处上句不接下句的尴尬。
   他们经理就爽快地打圆场:“白总监昨天喝多了,脑子有点乱,大家谅解。”
   于是,所有的人都谅解了我,在东北这个地方,酒是好东西,几杯酒下肚,一切都好说,所以,酒后后遗症,也都被一个善意的笑容所理解。
   赵蔚一直帮我拍照片。
   经过了昨天的事情,我们仿佛已经有了某个契约一般。这大概念就是男女之间的事吧,不管你进没进入,但不拒绝你了,即使没有成功,双方也都有着指日可待的信任,当然,这里的日,汉语拼音第一声,有特指。
   晚上,我简单喝了两杯酒,借口身体不适,回了宾馆。
   成年男人就是这样好处,可以理性分析,可以认真对待,不冲动,不莽撞,我甚至想到了关于离婚的财产分割问题,我们两个基本都是白手起家,房子一套,家具若干,两个人在一起时积下的东西若干。
   脑子一片混乱,身后有个身体,软软地搭在了我身上:“是不是身体寂寞了?”
  我回过头,吻住了她。
   她的舌尖软而滑腻,透着慢慢渗出的芬芳。
   这一次,我没有再次失败。但即便如此,赵蔚的疯狂也吓了我一跳。她就像一个永不知足的小孩,不停地给你要糖吃,她的身体柔软无比,小腿能够到嘴唇,当我躺在她的身下,听着她疯狂呻吟时,才知道她的身体里,原来也有一座大坝,不知蓄了多少猴年马月的水,深不可测地将我包围。
   她终于安静下来,吐气如兰,在我耳边告诉我:“老白,从那天吃地摊起,我就喜欢你了,你知道男人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吗?”
   我懒得回答她的鬼问题,嗯嗯啊啊装疲惫。
   她却很认真地回答我:“善良。一个善良的男人,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我睁开眼,看到了她亮晶晶的眼神看着我,一如火车上第一夜一般纯净,忍不住,心下愧疚。她若是知道我装的那些摄像头,知道我好几次把她与刘小中的录像反复看,知道我悄悄监视老板的一切,不知道还会不会说我善良。
   女人啊,你的名字叫轻信,哦不,还有,轻言。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出差回来,我一个人消沉了很久。常常会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发呆,有时也恶做剧一般,打开摄像头,然后打电话给摄像头对面的那个人,问他是不是在玩游戏。
   对方总是一本正经地告诉我:“哪有啊,累都累死了,刚刚写完一个文案。”
   这个游戏最容易在刘总监身上实现,我明明监控到他的屏幕上是大战蜘蛛牌,他却告诉我他在看一份很重要的分析报告。
   心就在这样无聊的游戏中,慢慢变得坚强,恢复。
   我去苏嫣那里的次数越来越多,有时夜里在她那里住下来,不为别的,就为回到家中,看到空空的房屋,难过得要死。
   我在她那里哭过两次,都是喝醉的情况下。一次号啕,一次抽泣,她问我什么事情,我不想说,流过泪之后,心就慢慢麻木起来。
   给老婆发短信,我依旧会用玩笑的口吻:又在和哪个奸夫一起?小心被我抓到。
   她很快就回:就是,你来捉啊,就像原始社会,强者拥有更大的雌性控制权。
   这些短信,以往是哈哈一笑,可是如今,我却看得灰头土脸。
   这些日子中,我唯一看到的一个眼神,能让我想想往世,想想来生,再想想浮生若梦,我又是何苦?那就是何紫依。
   也曾借口去看设备,从八楼跑到十二楼,从她身边穿过,她总是会不失时机地抬头,眼神要么安静要么微笑,每一次都让我回忆半天时光。我不知道这样安静的女孩,以后会不会有浓烈的爱情,但是我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
   于是,苏嫣倒成了我看她的借口。
   很多时候,我还会邪恶地想,如果把何紫依与苏嫣都放到我床上,我们来一次轰轰烈烈的3P大战,那么,此生足矣。
97
可是一想到性,我对何紫依就没了感觉,我知道,自己尚存一丝善良,不忍心破坏那种安静的和美,她就是远观的莲,而不是可以亵玩的玫瑰。
   很久未曾和我谈心的老板,那天突然把我喊到办公室里,告诉了我一个重要决定。
   人都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看来职场也如赌场,因为他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业务部缺少一名副总监,是很久之前的事。之所以一直没有填上空缺,是因为局领导有自己的相法,据说老板的老板说过,这个位置一定要人尽其用,宁缺勿滥。所以,我在自己所谓的虚头巴脑的位置上干得风声水起时,没想到这个肥差那么近的逼近了我,躲也躲不掉。
   尽管排名在另外两位之下,但到底也是肥差了。
   我的办公室没有挪,我谢绝了老板为了配一间大办公室的美意。这样做有两个原因,一是重新布线非常麻烦,二是我在这里习惯了。
   说是副总监,但到底只是安了职,还只是让我负责电子商务这一方面,只是多了几个审批权,比如业务部每年每位副总监的五万元招待费用,再比如关于我所属的部下出差,必须先找我批准等——但这一条等于空设,我没有部下,何来批准?
   老婆终于学习回来了。
dab 发表于 2011-3-3 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这个时候你咋处理。老婆回了。
Jethro 发表于 2011-3-3 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好戏看了。。。能文能武你不要这个时候太太太监
已经来了吗 发表于 2011-3-3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已经来了吗 于 2011-3-3 13:01 编辑

呵呵,肯定不能挑明吧。楼主还没找到新老婆。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吧,满足你们我继续
-----------------------------------上面是我的的话,下面是小说继续
    我开了公司的车,却机场接她,她依旧一个人轻装,眉开眼笑地抱住我,发丝上是她固有的香味。
   若是一个月前,我会紧紧抱住她;若是在半个月前,我会把她推开,但现在,我冷冷任她抱着,还象征性地敷衍一下。
   她似乎没有看出什么,车上就叫嚣着要收拾我,谈论我的大坝,是不是有过溃坝的现象等等,我知道她在暗示什么,只想脱口而出一句,难道你在那里没有插够吗?
   车子转了个弯,一辆骑电动车的人从车前方忽啸而过,把老子吓了一跳,我对着他远去的方向喊了句粗话:“你妈B的!!”
   老婆正兴高采烈,突然就被这几个字给镇住了,过了很久,她才小心地问我:“怎么了老公,是不是近来工作上不如意?”
   我强装镇定,突然间,很久之前我划江而治的那个样法涌上心头,如今天,江北的苏嫣已经由精神意淫转为身体加精神,江南的赵蔚也由于身体原因加上了精神,可是,我的江呢,我的江却丢了。
   丢得也不稀奇,两边都那么模糊的概念了,留一个分界线,又有何用?
   晚上,我报复似的在老婆身上用力,在此之前,我以为我会一萎不振,但却没想到却厉兵秣马,冲锋陷阵,她终于受不了这种外力的摩擦向我讨饶,我看着她微闭在一起的high过之后的眼神,突然就想问她一句,那个男人,可曾这样对她?
   没料到,这样一想,我的兵马马上就没了士气。
   看来,每个错误都是由一个开始开始,然后你也不知道这鬼错误会影响到你哪一点,如河流一样,向着四面八方,漫无边际地流去了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朱厂长找到我的办公室时,我正在与赵蔚调情。她说有爵客糖让我吃,然后含了一片,用小巧的舌尖送到我的嘴里。
   我对她是避之不及,有时看着她打来的内线不敢接听。后来我知道,在她身后有一大条链条是我所想像不到的,不仅是她老公的关系,而且她也不简单,据说当年为了帮老公拿到一个审批,跑到局里大闹一场。
   所以,对这样的女人,我最好敬而远之。我天生胆小,生怕一个不小心,再让她纠缠了一个四不象,虽然老子家庭不和,但职场还是比较青云直上的。
   老朱告诉我,听说公司里还有一批粗加工的活,问能不能想办法再照顾他们公司一次。他随身带来了一只小金蟾蜍,硬塞在我手里,我却悲凉地想到他这什么意思,是不是表明我看起来比较像一只贪心的瘌蛤蟆?
   我越来越敏感。
   与老婆的话越来越少。而且其间争吵了几次,那些在出租车上想过的要对她一辈子好的念头,此时就如烟云一样散去了。
   有时回到家中,会看到她蹲在那里帮擦鞋,我会认真地看她半天,她依旧那么仔细,甚至连我某双鞋上带的小白边都会巧妙的让过。但正是这样的女人,谁会想到借了学习的机会跑到外面与别人鬼混?
   我对她也越来越冷漠了,有时洗完澡,明知她挨挨擦擦的,我却借口忙,转到书房里去了,好在她也有自己的工作,甚至有时比我还忙,升迁过后,大权在握,身边一定有数不清的小白脸想和她搞好关系。
   关于那个男人的印象,我已经不太深刻了,取而代之的,是对身边这个被我称做老婆的女人的深度厌恶。
   我善良地劝慰自己,你也是偷偷摸摸的出轨人士,凭什么就一定要求你身边的人为你守身如玉?可是这个说法没有,男权社会里,男人出轨是本事,说到底可以说不忠,可是戴绿帽子这事儿,奇耻大辱。
   当你开始讨厌一个人的时候,她连说一句话,你都会觉得厌烦。
   只是,她和别人不一样,别人升职之后都是脾气大,她却是低眉顺眼。这个行为,直接让我想到了这是做亏心事后的反应。
   想想离婚这事,就头疼。
feiguo 发表于 2011-3-3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eiguo 于 2011-3-3 13:05 编辑

多写写你和你老婆。。我比较关注那个绿帽怎么处理。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OA上与何紫依说话,一副矜持高深的模样,她亦是淡淡,不亲近,不拒绝。她的话有时会说到人的心里去。就好比你穿了一件漂亮衣服,所有人都赞美你穿上如何帅,如何漂亮,只有她会说,哦,这个颜色很配你,衣服的一些缺点也被你穿成优点了。
   我说她是小熨斗,把人心里的一些皱纹都熨平了。
   她却回答两个字:嘻嘻。
   人若是有心意向着某个人,她的一切都是好的。哪怕是嘻嘻两个字,也俱是多出了很多让人暧昧无尽的猜测。
   只是那天的偶然事件,让她看我的眼神里多了一些纠结的东西。
   苏嫣说,朋友从云南给她寄来了一些土产,知我喜辣,要我去挑。我匆匆上楼,行云流水一般走过何紫依,她看着电脑,没注意到我。
   无非是一些土产,我挑来拣去,一边跟苏嫣眉来眼去,就在我揣了两包顺便捏了一下苏嫣的手准备离去时,突然听到一个高八度的声音:“谁让你这么干的!”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吓了一跳,往声音的方向看去,是在我之前的那个副总监。他怒气冲冲,一如当年刘总监那样把一份内刊摔在何紫依的桌上,接着,历史就发生了无比巧合的重叠,他 满脸愤恨地紧接着说了一句:“不想干给我走人!”
   这句话当年,我被别人指着鼻子说过,但现在,那个人成了我的好朋友。
   但何紫依却没有我当年的脾气,她站起来,眼神怯怯地看着副总监。
   我突然,就被她的眼神给伤着了,孤单无助,退缩的安静。
   我平静地走过去,淡淡问了句:“是谁这么大脾气?”
   副总监看看我,不可一世地继续发脾气。他的身体前倾,何紫依低头后退。
   不过就是内刊上他的名字被排在了一个业务员之后,又无伤大雅,不知道他在哪里积了火,现在急火攻心,无处发泄,只好泄到这个安安静静做事的人身上。
   我突然间就火了,冲上去,一把提起他的后领子,顺手拧住他一只胳膊,手上用力往下按,然后整个编辑部的人都听到咣的一声,他的头被我重重的撞在了台面上。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所有人都怔了,因为没有人会想到两个业务副总监会当场打起来。
   他很快就回转过身,和我扭在一起。但很不幸,他被我压在了身下,谁也不怪,就怪他身材矮小,他像个女人一样试图抓我的脸,被我一记右勾打在了脸上,马上就老实了下来。
   人在重创的时候,会突然安静。
   这时,所有的人才像明白过来,一边拖着我,一边拉着他。有人迅速拨了刘总监的电话,一分钟不到,他就出现在我们打架的地方。他怒气冲冲地吼我们:“看看你们那副样子,还白领,简直就是街头的小混混。”
   然后,我就看到那位副总监,这时才像是刚刚被踩了尾巴,冲着我大叫起来:“你小子等着,算你狠,我要告你!”
   我笑了笑,心里无比轻松。我想这一架可能有三个原因,第一,因为一顶绿帽子,我有怨气憋得太久了。第二,我看不惯这种随便就欺负人的人,什么素质。第三,我突然发现自己容不得别人欺负何紫依。
   第三条感觉,很重要。
   事情很快平息下来,老板把我们两个叫过去,平静地说:“每个人写份检查吧,扣五百元钱,影响非常不好。”
   他这段时间想要活动着往局里面走,但一直不顺利,所以才没耐心管我们的事。
   就在我们两个要往外走的时候,老板突然让业务副总监留了下来。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这件事,我与何紫依的关系一下子升温了。
   苏嫣十分敏感,咬着我的耳朵问我:“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我可告诉你,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小姑娘,比我这老太太可不同。”
   我微笑着将手盖在她的眼睛上,然后扯谎:“我只喜欢你一个人。”
   她就满意地笑。
   再聪明的女人,也会喜欢情话和赞美,尽管有时她们知道这是假话。这不是理智所能控制得了的。
   我回家越来越晚,要么喝得大醉,要么冷冷地不说一句话。我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说这段时间做一个计划书,要考察还要找资料,所以时间不固定。
   老婆有时点点头,有时,冷冷地看着我不发一言。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内疚,或者是在打离婚的主意,分房子家电分存款。
   可是有一天,我却发现了苗头不对。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天我进书房时,发现她坐在沙发上。在电脑上与苏嫣调了会情出来喝水,发现她还在沙发上,然后半夜我起床去洗手间,发现她还在沙发上。
   就那样静静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我突然心疼她了,那些以往的恨意正一点点从我心里磨去。
   我站在她面前,问她:“怎么还不睡?”
   她抬起头,看着我,电视机打出明暗交错的光,映在她脸上,我才发现,她哭了很久。
   她问我:“你是不是不打算要我了?”
   我坐下来,抱住她的身体,没有一点柔软,硬硬的就那样任我抱着。但我的心,却开始一点点柔软起来,仿佛有个硬壳,正在消磨掉,正在熔化掉,正在冰雪消融。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终于说出了一句话:“你胡思乱想什么?我这段工作忙。”
   “忙?”她突然拿出了一样东西,“这个就是忙的事情吧。”
   我接过来,是一根头发,黄色的,卷卷,与她的,截然不同。
   而且最要命的是,她是在帮我洗内裤时发现的。就附在我的内裤上,而且与里面的线头纠缠在一起。
   我还没有怎么说她,却被她先找到了我的证据。于是,先前的感动再一次土崩瓦解。我在想,她是不是也在搜集证据?
   女人,有时是天使,有时,就是天气。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是晴光普照还是暴风骤雨。


     我们两个,就坐在那里,第一次感觉到人生的尴尬。很纠结,我有些痛恨自己没有当场把她与那个器宇不凡的男人抓到,反而愤怒地离开。这一切就像是暗处发现的那些东西,虽然满足了你的窥私欲,可是很多时候,于事无补。
   我不知道在暗处的暗处,她的触角已然到达。
   我淡淡说:“那你说怎么办吧,离婚。”
   她突然就抱住了我,痛哭失声。我一任自己如木头一样被她拥抱,强硬着,给自己的心灵慢慢重新合上那张坚硬的壳。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与老婆正式分床。
   她依旧帮我擦鞋子,依旧把我的衣服挂在显眼的地方,依旧会把我乱扔的衣服整理好。我不知道这样什么是个尽头,每当我向她提及离婚,她总是会恨恨地看我一眼,再不理我。
   我想,离婚并不是我想要的目的,但是,我自己已经承认我与别的女人有了关系,而且无数个夜里,自己问自己,对底是谁先对不起谁?但不管是谁先,我总不忍心让她委屈。分配方案渐渐明晰,房子给她,我带走我的衣物,然后部分可以让我自己落脚的财产,从此之后,告别这段婚姻。
   我也含沙射影地暗示她我已经知道了她的事,她会愤怒,看着我:“你别含血喷人!”
   我悲愤万分,指出她住的那家宾馆,她看我一眼,依旧不发一言。我们的关系慢慢僵化到除了那些家常的行为,好像两个合租的伙伴。
   对于死不承认,我也没办法,法律可以给你零口供定罪,但道德不能。道德像一个喋喋不休的妇人,除了强烈谴责,就是默默谴责。
   苏嫣否认了那是她的头发,她疑惑地看我一眼:“你在外面是不是有了女人?”
   我强颜欢笑,可是,怎么就能承认是赵蔚呢?那根头发,我反复辩别了半天,心里无数次推断到底是谁的,她们两个,都像又都不像。
   这成了一个问题。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朱厂长再一次获得了东北这家公司的半成品代理权,这是那个小金蛤蟆的功劳。我想,没有哪个人在利益面前,会死死坚持原则,他们的产品也过硬,而且东北这家公司虽然小一些,但也是有利润的,他依旧许给了我十万元的提成。
   但我没想到,我的这个已经成形的决定,会招到刘总监的强烈反对。
   很简单,当你个人利益与其它人的利益进行冲撞的时候,另一方肯定会站出来,对自己进行维护。但他单枪匹马的愤怒和苍白的理由,在我慢条斯理的解释之下,显得那样站不住脚。
   我突然有些同情他,这个平时不努力只会玩大战蜘蛛牌的男人,是不是没有看过那个著名的成功童话,谁动了我的奶酪。
   是我动了,但在此之前,他动了无数人的奶酪,早已脑满肠肥。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经上次一役,另外一位副总监对我们的争执,只有冷眼旁观的份。但或是心有戚戚,对何紫依反而更好起来,或者也知道迁怒于人的不好,或是也想到了要从基层信任做起,他对每一个人,都开始温良谦恭让。
   我有时会想,一个人内心里那块自己能看到,别人却看不到的暗处究竟有多大?就像是我看到他的笑脸时,会突然有一个把摄像头安到他心里的想法。
   可这个想法根本不能成行。
   刘总监终于在我面前败下阵来,在老板的授意之下,在合作意向上签了字。我觉得他签字时恨恨的样子,让我联想到一只满怀杯具受到兔子戏弄的狼。
  但有时,我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会出神半天。
   无聊时,我就打开老板那屋的摄像头,看着他或神秘,或深沉,或者是和局里面的人亲热地交谈。据风传消息称,他的努力已经得到了上面的赏识,极有可能在商场这个风口浪尖上退下来,平级调到局里去。
   我有时会想一个很可笑的问题,他走之后,那个小隔间怎么办?
   但我完全没想到,那个隔间,并不是他一个人的。

dab 发表于 2011-3-3 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你老婆吧,我觉得可能楼主搞错了。你就应该当时去抓奸。很有可能那人是你老婆的叔叔之类的。。。。并没有干啥事。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1-3-3 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不想回家,又不想去苏嫣那里放掉积蓄的水——她像一台永不停歇的抽水机,几乎让我干涸,而她的理由竟然与老婆如出一辙,放掉你的水,让你的大坝不再有溃向别人的危险。
   这是一个爱与被爱的信号,女人也有强烈的独占性,当她发现无法从情感上驾驭你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拴住你的形式。
   我在想,老婆会不会,也是这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帮助|职业IT人 (粤ICP备12053935号)|网站地图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发布者及原出处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是信息平台,网站上部分文章为转载,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通告,但是能力有限或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

GMT+8, 2020-7-15 01:56 , Processed in 0.10791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