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IT人论坛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搜索
2020PMP认证备考培训项目管理之家专场500+微信公众号程序模块,免费使用!
楼主: 能文能武

那天我在老板的办公室安了摄像头

  [复制链接]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20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后来,我给了她一个我很满意的定位,她就是江,占南北两区。我听着她细微的鼾声,像只吃饱了的猫,忍不住心生怜惜,这段时间,她频频出差,为了这个家,着实不易,而我却吃饱了撑着玩这些偷拍,我是不是太无聊了些?
      可是,苏嫣在我心里突然出现了,让我心里一疼,不行,我要知道真相。
      我爱她吗?不是,但是是一种让心里有疼痛感的喜欢。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20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的素质很好,我写的时候很安静,谢谢。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20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计划如期进行,时间安排等天衣无缝,而且相当的顺利。我几乎要拍着自己的肩说句,兄弟,你真了不起。
      在我算计好的时间之前,老板就匆匆忙忙离去了。走之前,问了我一句:“小白,电脑不用开着吧?”
      我知道他的电脑里有秘密,不仅有个人的,还有公司的秘密,我并不是他的商业对手,对于这些机要,我毫无兴趣,如果说有兴趣的话,我倒是想对他电脑里的那两个文件夹下手,可是,圣人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圣人还说,小不忍则乱大谋。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20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圣人的话,极有道理。
      我接连说了两个不用不用。老板满意地走了,临出门,还用他那信任的眼睛看我一眼,言下之意,这么熨贴的人儿,老子怎么早没发现。
      得到老板的信任,我工作更加卖力了。我掏出了随身带的小军刀,用它锋利的刀刃将那棵盘栽的塑料部分挖开一个口子,然后对准角度,用胶棒固定好,将那个黄豆大小的摄像头对准了那个圆孔,将口子原封不对的用小喷枪焊好,杂乱无章且高低不平的黑褐色树皮,恰恰成了那个小摄像头的最好伪装。
      就在我对着那个小孔做最后的修整的时候,我听到门被谁轻推了一下。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20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不知道我是在说反话吗?还是这么静。。休息休息。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0-11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看客了。继续哈哈。

我吓了一跳。
  早在计划实施前,我已经将门反锁了,而且据我所知,房间里就老板一个人及文秘有钥匙。如果这两把钥匙开门的话,肯定会发现我把门进行了反锁,如果这样的话,一切都完了。
  我屏住了呼吸。手里也停下了动作,我想,但愿不是老板去而复返。
  好在,那个推门声,再也没有出现。我听到外面有隐约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时,我才用 最快的速度,将小孔修饰完毕,并坐在各个角度看一遍,黑色的孔洞很小,不仔细看看不到,稍身仔细看,以为就是树干上的一个瑕疵。
  我很成功。
  如果有一个让我说成功感言的机会,我会说,感谢造这些假树们的奸商,感谢OA,感谢老板的饭局,感谢我常去淘宝城买的这些小东西,最后,要感谢我的好奇心。

  一切完成后,我再三确认门前没有人,慢慢开门出去。整个走廊里静悄悄的。
  回到12楼,苏嫣正匆匆下班,疑惑地看了看我,我冲她点头:“刚刚帮8楼整网线。”
  她穿一件旗袍,我们公司就这点好处,不太限制着装,怎么漂亮怎么穿都可以,毕竟是半国企性质的,谁也管不着谁。旗袍下的身体,凹凸起伏,玲珑有致,让我不禁邪恶地想象,里面肯定是白色半透明的隐形内衣。
  人做完一件朝思暮想的事情之后有两种表现,一是兴奋,一是虚脱,我是前者,因为我将要看到,苏嫣如赵蔚一样,被老板脱光了衣服的模样。
  好像有了暗处的窥视,人就能把握自己的不知道的未来。这两个本没有联结的事情,现在却在我脑子里升腾着,反复播放。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0-11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赵蔚突然要请我吃饭,理由是在我的教育下,她终于学会了如何删除那两个临时文件。
  我知道这不过是借口,这个下午的时光过得及其无聊,我调试了笔记本的接收。但是却不敢轻易打开摄像头,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隐约记得,那个遥控开关有很小的声音,嗒,像是扣在一起的指甲突然弹开的脆声,我怕老板发现。
  而且,苏嫣整个下午,也没有到老板的房间里去,我大可不必为此冒险。
  临下班时,赵蔚走到我面前,有些玩世不恭的看着我在电脑前忙碌,突然说了一句:“老白,晚上请你吃饭,怎么样?”
  我看她一眼:“谢了,我还是吃地摊去吧。”
  赵蔚白了白我:“就是地摊,你以为我请你去什么高档饭店?”

  我这才仔细打量着她,好像今天赵蔚没有怎么化妆,眼睛微红,好像还哭了一场。我不知道其间有什么变故发生,但是请吃饭,总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情,毕竟不管怎么说,她看起来还有一定的回头率。
  我们两个,先上了两瓶啤酒,慢慢喝着,我单刀直入:“无事献殷勤,非奸非盗的,你图个什么?”
  她笑笑:“没事,就是感觉你这人不错,有些话,想跟你聊聊,心里不那么闷。”
  鬼才信。
  远处,走来一位老太太,拉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手里拿着一大把孩子玩的氢气球。向我们这边看了看,慢慢走过来。
  “老板,买个气球吧,绑在椅子上,多浪漫。我和孩子还没吃饭,就当时可怜一下我们。”老太太有六七十岁的年龄,居然也会说浪漫两个字。我看着她,她身边的小女孩抱着她的腿,怯怯地看着我。

  我突然站起身,对着不远处的老板喊:“再来笼包子!”
  老板麻利地送来包子,我拉了把椅子,请老太太坐下来。“吃吧,吃完了再说。我请客。”
  小女孩依旧怯生生地看着我,但老太太已经十分感激了。
  我在网上看过一句话,遇到要钱的,你就给他点饭,遇到真要饭吃的,你就给他点钱,年龄大了谁也不容易。别因为自己的怀疑而错失了一次施舍同情的机会,你不缺那点儿钱。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0-11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祖孙两个,很快把包子吃完。老太太说了句迷信的话:“您这样的好人,神鬼都保佑啊!”
  我说等等。然后,数了数他的汽球,一共是十一个,两元钱一个,二十二块钱。
  我指着这些汽球说:“我全要了。”
  我把汽球分别绑在我们身边的椅子上,并隔开一段距离。就这样,两个人在十一个汽球的飘浮中喝干了十瓶啤酒。毫无疑问,那天我们成了地摊上最奇迹的一件事,走过的人对着我们两个指指点点。
  赵蔚对我微笑着,喝得越多,笑得越甜。
  去洗手间回来,她拉过离我最近的一把椅子,凑近我对我说:“老白,我太喜欢你了,善良,有想法,幽默有亲和力。”

  这是说我吗?她微微前倾,胸前春光时隐时现,我想起了那天,她在公司里面与刘小中做爱的场景,这个女人,在家里肯定得不到满足。
  我突然有些怜悯她,她亦是那般容易感动的人,我一下子买下老人的汽球时,余光竟然看到她眼中隐约有泪花。
  看来,人不仅是两面,或者有好多面,就像骰子那样,掷下一面,有可能是让你惊喜的六,但也有可能是让你沮丧的一。
  赵蔚感动了,但并不伤感,她到最后,严肃认真地问了我一句话:“听说公司的OA是你一个人负责,我想问一下,可不可以看到别人单独的聊天平台?”
  我笑了,摇摇头。
  因为我知道,这个权力只属于我自己。特权如果让别人也使用了,那么就不叫特权了。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0-11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喜欢的朋友,多顶是支持俺的最好方式。
  如果你爱他,那么就顶他,让他光彩四溢;如果你恨他,那么就刷他,让他无处藏身。
  如果你嫌不热闹,那么就挖一大坑,让所有人都恨你,尤其是手机用户。
  如果你觉得还很平淡,那么就举报小广告吧,,,,会让你成就感倍增,哈哈。
  ————————————我是真实与谎言的分割线,我华丽而朴素————————
  终于,我找了个机会,找老板汇报OA进展情况,其实情况也十分简单,但是老板听得很认真,我把一个问题反复揉了来说,从OA扩展到电子商务,从电子商务又扩展到智能平台,几乎要把自己这些年的知识储备量用上了,终于,他来电话了。

  我等的就是这个样子,老板冲我摆摆手示意我停止。
  坐在那里,我悄悄按下了那个遥控开关。
  很细微的声音,由于封闭极严,我相信这个声音任何人听到,都会当成是某一件家具或者是地板轻微的响声的。
  我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的汇报就简单多了。因为我急着要试一下电脑的接收效果,既然这边没有声音,那么一切都简单多了。
俺是一只狼 发表于 2010-10-11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假放得也太长了,终于有了。楼主加油,顶你。
无处不在 发表于 2010-11-1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有空继续
=========================
   我打开电脑,悄悄接上接收器。心跳在此时,突然加速,好几天一个人的密谋,终于有了结果。
   我悄悄按下了遥控开关,黑黑的画面跳动了几下,然后,画面上清晰地出现了老板一个人坐在那里看文件的情形,他把手支到头边,小手指还微微翘了起来,MG!这个动作可 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莫非是传说中的兰花指?
   突然,他收起了兰花指,正襟危坐。
   偷拍设备的录音并不怎么好,况且在办公区,我又不可能无限制放大音量,但我却清晰地看到,公司业务副总监站在了老板面前,递上了一小包东西,然后老板迅速划进了自己面前的抽屉,动作绝不拖泥带水。
   我终于明白副总监为什么从一个业务员迅速升迁了。
   但那小包东西,绝对不是钱币之类,不大,我猜想,是银行卡之类的东西。
   然后,我就看到业务部副总监,带着谄媚的眉开眼笑,从老板房间里走了出去。我沉默着,然后开始考虑我的前方,我一直以为,在这样的公司里,只要凭借自己的能力,绝对能打下属于自己的天下,但没想到,交易就发生在我眼皮下。
   哦,不是我眼皮,是我的耳目。
   突然有人拍我的肩,我甚至来不及关掉画面。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在我反应机敏,伸手关掉了电源。
   是泰迪,这个以前在业务部的好友,神不知鬼不觉猎狗一样走到我身后。我想,或许是我太过于专注的原因,竟然没有发现,他什么时间来到了我身后。
   我的慌乱让他大笑,小声凑近我:“就那么点儿爱好,又在看黄片吧。”
  我佯装恼怒,推他一下:“得了吧,也就你有那爱好。”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是默认了我正在看A片,毕竟看A片与之监控老板,两者差了不知多少倍。二是让他远离显示器,我担心这家伙突然扑近我的电脑,然后发现我的那些设备。
   他悄悄拉我到一边,问我:“听说公司要上一个平台?在上面私聊,安全不?”
   不过是一个工作平台,那么短的时间内,大家竟然都知道了。
   我也悄悄告诉他:“安全,没有任何人会发现的,属于点对点传输。”
   当然,监控服务器的事情,我自然不能告诉他。
   我买的一张DVD盘里,有几十个OA软件,无可否认,现在软件开发越来越人性化,各种功能应有尽有,我见过最变态的一款,居然是全公司可以联网玩一款叫做拧镙丝的游戏,居说可以开发团队协作能力。
   我却想不通,螺丝拧得再好也是虚的,这些开发软件的,应该让他们跑两个月保险再说,这样他们就不会凭空想象这些所谓的自我臆断的产物了。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一成说,这种摄像机的供电时间约为四十个小时左右,也就是说,可以监控两天时间就必须拿下来充电,所以,我必须充分算准时间,而且我要进一步取得老板的信任,否则的话,电池用尽,不能及时更换电池,我可能等不到苏嫣与老板云雨的那一时刻了。
   乘电梯下楼,我胡思乱想,怎么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换掉电池,得到的一个最佳结果,就是偷配老板房间钥匙,这个想法有点危险性,但除此之外,别无良策。
   从12楼到8楼,电梯里,我心不在焉,8楼的电梯缓缓开启,是老板。他冲我打招呼,这几天,我俨然成了他的红人,上次那番关于电子商务及智能平台的话,像一柄战斧那样,在他的大脑里,劈开了一条崭新的光明大道。
   似乎是意犹未尽,他竟然很意外地对我说:“小白,晚上没什么安排吧。”
   老板这样问你,明摆着是有饭局,能跟这样一级人员接触,我求之不得,况且我刚刚居心叵测,想拿到他的亲近权与钥匙,这样的机会,比天上掉馅饼还不容易。
   饭局是诉苦大会,老板宴请的是几个局领导,这些人物,我在内刊上面全见过,不过那是照片,都是拣风光的来说。老板坐下首,我自然坐下下首,我想,饭店的圆桌幸好只有一圈,要是再有第二圈,那这样的饭局,我肯定是第二排就坐。
   我才知道,公司的一大部分利润都交给了局里。老板在他们眼中,从经济利益上说是财神,从权势上来说就无足轻重了,本身局里的级别也就那样。局里这样的企业一共有五家,我们这家与另一家专营建筑物质的赢利多多,另外三家就属于包袱了,甩又甩不下,做又做不起的那种。
   一顿饭花了近五千元,吃得我有些目不斜视的自卑,我辛苦两个月可能才够吃这顿饭的,可是老板简单笔一签,就走了五千元钱。我知道,他有他的目的,少点任务,多点硬性指标,要知道,总局每年在全国各地的消费品,可不是个简单的数字。
   做为点缀,我也被介绍给那些局长们,老板介绍我说是电子商务的人才,自己为公司开发了一个网络管理平台。
   我苦笑着点头,他若是知道那个所谓的平台,是我花三块钱买的地摊盗版,不知会做何感想,是叹世风日下,还是恼我欺世盗名?那些领导们,也带着倨傲夸奖我。
   我很不幸地喝多了。
   但我知道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所以,这些场合,我尽量沉默,有时沉默是一种怪怪的态度,肚子里的货的人也沉默,无货的人也沉默,前都叫矜持,后者叫自卑,这在这个装B时代,仅从表面上是分辩不出的。
   但我觉得,生来人人平等,甚至,我有些看不起,那个给领导双手端上酒杯,恨不得自称奴才的秘书。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经此一事,老板对我的态度急转而上,时不时会找我去讨论一下电子商务。我知道,这个成就马云的事业,在这些事业者的眼里,是多么的神奇,足不出户就能挣钱,简直是天方夜谭。
   于是,我恶补这些知识。有时候突然想,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的,我只是为了套取到老板的信任,但没想到网上down下来的这些东西让我极具兴趣。
   对于我的版面,苏嫣依旧替我不辞劳苦地做着,这些天,她只去过老板那里两次,我知道后,每次都是及时打开监控,但两个人,总是隔了老板面前宽大的台面说话,属于极其正常的汇报工作,只有那么两三秒,我看到她放在桌面上的手被老板轻轻压一两下,意指鼓励,并无任何更加暧昧的行为。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机会终于还是来了。
   那天下午,我偶然间听秘书说,老板中午喝了酒,冲他发了脾气,并且这几天心情似乎一直不好,不知道什么原因,总是拿下面的人出气。好像是上面给他的压力太大,然后局里新一届领导换任,形式不太明晰。
   秘书来取一个样刊,本来只是发发脾气,我却看到,苏嫣怔了很久。
   不管怎么样,到底是情人,我想,她可能想去安慰一下他。
   果不其然,秘书走后,苏嫣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不知怎么,我用余光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有些伤感,一个女人安慰男人的方法是什么?感情,欲望,性?娓娓道来的道理,应该不能让一个饱经沙场的男人折服,那么唯有身体的力量。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分钟后,我打开了我的电脑监控。
   我看到,苏嫣就站在老板面前,他们,再不是隔着台面说话。她的身体被老板紧紧抱着,我相信一定是反锁了门的,我戴上耳机,调大音量,隐约能听到她们对话,虽不真切,但大致相同。
   竟然是老板在哄她。“亲爱的,我真的与赵蔚没什么关系,你要相信我。”“这次局里调查账目问题,没什么别的事。”……
   画面中,老板的手更紧,我听到苏嫣呻吟了一声。
   然后,她们离开了画面,紧拥着,我甚至,看到了老板那饥渴的表情。
   我突然心如刀绞,后悔看到了这些。因为有些事情,如果一直在猜测里,那么肯定不那么痛苦,因为随时可以否认自己的猜测,但是,有些事情,如果摆在了你面前,那么就只有选择了,你是选择痛苦还是坦然接受,人各有志。
   我关了视频,呆坐在桌前。
   突然,一个更为奇异的想法呈现在我脑中,既然做了,那么就要做到底,我要看到他们赤裸裸地在床上你来我往,真枪实弹,让我死心塌地,再对苏嫣没有任何想法。
   那个休息室,我一定要想办法装上摄像头。
愚人 发表于 2010-11-7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被我撞上精彩部分了。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嫣半个多小时才回来,脸上平静得看不出一丝波澜。我感觉,女人有时真的太可怕,伪装起来比男人要高明不知多少倍。
   我也装做平静,站起身往外走,装做与他招呼,我看到了她脖子中未褪的红潮。洗手间里,我尽量用些凉水让我清醒,我做了什么?我看到了别人都猜测已久但没有定性的东西,尽管我没有看到全部,就如一部被剪刀手咯嚓过的电影,男主人公抱着女主人公深吻着,饥渴着,然后画面渐暗,但谁都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我思绪有些受刺激,我在想,我在暗处观察着别人,那么,我的这些暗处可有人发现?不知道,因为暗处是不会说话的,暗处看到你的人,也不会说。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下班后,我打电话给马一成,约他出来吃饭。其实男人一起吃饭,饭只是个幌子, 哪有两个男人出来一人一份蛋炒饭吃完了事,大部分都是你来我往,喝得醉眼迷离,然后拍着肩膀许诺第二天却忘个干净。
   我找马一成的目的,是想问他到底有多少种监控器,分别适合哪里用的。
   我突然生出了一个伟大的目标,我要监控所有人,我要自己,在暗处开出花来。
   马一成疑惑地看着我:“兄弟,你又想做什么大工程了?”
  我笑笑:“没什么,我只是随口问问,我们另外一家和我们同级别的公司,想做点商业机密方面的事,找到了我。”
   马一成就笑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他的表情,让我想起了大学时光,我们两个,比别人早早熄灯,拿着高倍望远镜窥视对面女生楼的事迹,从那些窗帘的缝隙里,我们看到丰乳肥臀。直到有一天,马一成突然看着看着发飙,说了句地道的河南方言,撑死眼,饿死鸟。
   那句话,成了我们宿舍的经典。以致于后来有诸多改良版本,比如撑死胃,饿死鸟,撑死手,饿死鸟之类。

    那个时代的马一成,因了这句话,形象顿时光辉起来,每次喝酒,第一杯总是要说句,醉死胃,饿死鸟。
   其实,他已经不饿,居我所知,他与外语系一女孩曲径通幽,在学校外面开过几次房。
   那天的酒喝到最后,我知道了马一成那里的所有监控方式,比如表形,钮扣形,笔形,最变态的居然还有一个鞋后跟上安装的。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我看着对面桌上翘起二郎腿的那位仁兄,他那只黑色的鞋底,恰巧对着马一成的后背我的脸,是不是,那里也藏着一双眼睛呢?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一成不愧是商人,第二天直接打电话问我,什么时间能和那家老总坐坐,他做东,谈谈监控的事情。
   我语气淡淡:“这样吧,我问问他们,过几天从你那里拿两个样品看看。”
   放下电话,我装做养神,想想这几天内自己的计划。老婆生日快到了,我要给她一个非同寻常的惊喜;要在大厅里神不知鬼不觉地装上另一个监控;OA马上接近尾声,要找一家公司结账开发票,这样能小赚一笔;赵蔚今天早上对我眉来眼去——她刚刚出差回来,半个月的时光,不知会见了多少网友,说实在的,那次看到她与刘小中之后,她就成了我完全意淫的对象,我在想,说不定,会有那么一天,她不那么老实地在床上与我做爱,然后不负责任地大叫。
   这些想法,都让我盲目乐观,我开始觉得,生活有那么多事情可做,是件多么有意义的事啊。
   有些人,某件事做习惯了,就会衍生出相应的本能出来,整个办公区我看了一遍,马上发现了最合适的角度,天花板的交缝处,是一片类似玻璃样的条边,这里装上监控,不仅可以看到整个办公区的情况,而且还可以通过天花板上的电源供电,加上遥控开关,简直就是完美。
   但老板的休息室里,任凭我如何想办法,却总也想不出更好的安装方式。我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在他充许下进入那个房间,唯一的办法,就是偷配他的钥匙。
   有人说,犯罪人的心理是这样的,做完一步,惊喜一步,再做完一步,又惊喜一步,不断地被自己的成就感鼓励着完成整个犯罪过程。可是我宁愿相信,那是因为人的欲壑难填,不知足,就比如,我看到了他们两个人亲密,就想着再进一步看他们两个的床上风光。虽然我告诉自己的,那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死心,可是,仅仅是这些吗?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我心里也有一块暗处,自己也看不到。
   办公区的监控很快就装上了,而且因为此事,我还得到了老板的奖励,说我放弃周末过来加班整理网线。或者人与人之间,真的有种不可知的联系关系,我虽然在暗处看到了他的暗处,但某种不知名的粒子却因此让我们更加亲近了。
   由此,我也知道了,他的钥匙与车钥匙在一起,每天固定在那个包里放着,我只要有半个小时拿到那几把钥匙,事情就完全有可能。而且,这好像并不是难事。
   因为他带着我再次参加了一个饭局,而我有幸,在这次饭局上,看到他喝醉了。
   先是小杯,后是大杯,最后摇摇晃晃,把钥匙扔给我:“去,到车里再拿几瓶好酒。”
   我欣喜若狂,看起来像个醉生梦死的酒鬼。但我深知,这一刻终于到来了,我想过,但没想到这么快。

    若是有了某种目的,就会千方百计地想着怎么能实现,我为自己安排了无数种可能,也为这无数种可能做了很多准备。
   我眼下,拿到钥匙的时间只有最多十五分钟,从房间下到停车场,再匆匆跑上来需要八分钟左右,也就是说,我只有七分钟的时间。
   跑到最近的一家配钥匙的小店?这个想法,傻子也会否定,且不说晚上那些配钥匙的不知开不开门,即使是跑过去再回来,时间也早就超过了。
   所以,我想了另外一个办法。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酒店的后厨里,我忐忑不安地问一位大师傅:“能给一小团面吗,我是在这里吃饭的客人,我们的车的净化器有点漏气,想糊一糊。”
   其实我是没有必要撒这个谎的,因为我刚刚说完前半句,那位面无表情的大师傅就往里一指。
   顺着他的手指方向走,有一个小面盆,里面全是一块块揪下来的面团。饭店里做面点剩下来的,不同形状的小面团。我相信这是面点师嫌麻烦,随手扔下来的,看来,没有监督的地方,所有意想不到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我找了一块较硬一点的,深吸一口气,左右看看,把几把钥匙的正反面,全印在了上面。然后小心地托起,跑去停车场,轻轻放到了花坛里,这一刻,我只期盼着不会遇到老鼠。
   酒拿过去之后,没想到老板的酒劲就上来了,几个客人也你推我让的,于是很快宴会就结束了。好像,是老板刻意给我的机会一样。
   结完账,有后厨的工作人员拿着小本子让我们给菜品打分,老板顾不得,我接过他们手上的意见簿,郑重其事的写上了:杜绝浪费,希望在操作间里装上摄像头。后面留了马一成的电话。
   我客气地让司机送走了老板,然后,小心地取出那团面,坐到出租车上,就开始心神不宁了。
   几经波折,我终于以高价在一个老锁匠那里配好了钥匙。他看着我拿出的面团,死活不肯给我配钥匙,非要我弄一个什么证明出来。花言巧语未遂,我只得悄悄塞给他五十元钱,然后说,帮帮忙,这是我老婆的秘密,你不想看着我们离婚吧。
   不知道是钱还秘密这两个字吸引了他,我看到他的眼神立刻充满了光芒。他甚至悄悄问我,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我支支唔唔,装出一副既羞愤又难以言说的表情,唉口气:“唉,别说了。都怪我工作忙,没功夫陪她。”
   那一刻,我心里对老婆说了十几个对不起。我想,如果我当初去中影或是中戏,一定能混一个像样的角色出来,因为我演得太像了,配钥匙的甚至还劝我:“兄弟,别当回事,如果真被带绿帽子了,生活不是还得往下进行嘛,跟谁过都不保险啊。”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副总监总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他尚不知,我看到了他的那一幕。
   我总觉得人性里总有一种欺负人的欲望存在,对弱小者显示自己的强大,很不幸的是,我恰恰遇到了这么档子事儿。
   副总监是个地道的色男人。据说,男人经常沉迷于酒色,从眼睛上可以看得出来,为此,我也仔瞅过他的眼睛,大小合适,只是眼白多红丝。
   那天,他气冲冲地跑来找事,指着内刊上的一副图片发怒:“这图是谁拍的?”
   我看了一眼,淡淡说:“我拍的。”
   他盯着我看,哦,不,应该说是瞪。然后说:“你知道这样做给我们业务部带来了多大麻烦吗?”
   我吓了一跳,再仔细看那张图,不过是一种清洗剂的正面,包装什么的都没有什么问题。
   他指指点点:“看这里,看这里。”他的这句话,我差点笑起来,我想起了一句广告词里,好像也有这么一句话。
   可是下面的事我却笑不出来了,我久看末果,彻底惹恼了他,他把那本内刊往我身上一摔,气冲冲地说:“不想干就给我走人!”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肾上腺素猛增。在公司里,何尝有过这样粗暴的局面?没想到做了这几年,我倒是有幸撞上了。
   我从格间里绕出来,站在他面前。他个子没我高——无可否认,个子矮小的男人面对高大的对方,心理上就有一种压抑感。但是他却仰着头看我,目光中都是不屑,我相信,我一拳从正面打击在他的脸上,一定会收到快意恩仇的感觉。毕竟高中那两年的散打,也不是白练的,拧腰,顺肩,直拳,然后趁他踉跄之际,再迅速提膝,收臀,给他一个正蹬。
   我相信酒色过度的他,绝对经不起这两下。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我只是在臆想中准备好了这些,出招之前,我紧盯着他,说了句:“你有什么权力说这样的话?”
   苏嫣跑过来,赵蔚也跑过来,两个女人站在我面前劝说。余光中,我看到刘小中和另一个编辑老苏,站起来往这里看,大有不瞧热闹绝不罢休的姿态。
   副总监情知再闹下去,以他一米七的个头肯定会吃亏,恨恨地指着我:“你等着瞧!”
   这句话,被演缀了无数版本,流氓打架的最后一句,两军开战的最后一句,威胁度三颗星,成功率两颗星,自信心却是五颗星。
   我突然就微笑了,自从那天在摄像头中看到了他送给老板那样东西之后,我觉得,自己心里突然就有了信心,那些东西我存在硬盘里面,随时都可以将他炸个粉身碎骨。
   突然觉得,每一个人可能都有自己的恶习,都会在暗处做些你所不知道的事,如果有一个人掌握了这些事情,那么知已知彼,战无不胜。
   后来,我知道他为什么发火,那个包装被赵蔚不小心PS掉了瓶盖。但这仅仅是发火的借口,真正的理由是,他无缘无故被老板骂了一通。而老板骂他的原因是第二天开车出来,被交警逮到还满口的酒气没散,找了一圈朋友才勉强放了他。
   看来所有事情,都是有起因的。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OA上马很顺利,很快,每个人的电脑上就多了这一个平台。服务器就装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我给自己设立了特别通道,很容易就监控到服务器上的一切。我感谢这个OA技术的开发商,多了许多我意想不到的功能,比如分类字提醒。
   我把分类字设置如下:宝贝,想念,吻,等等一系列暧昧字眼,装上了一个插件,不管是正文形式的公告还是其它私人消息及附件信息,凡是有这些个字眼的,插件随时启动,提醒我注意查看服务平台。
   这就好比一个十分忠于主子的奴才,不管何时,一双眼睛时时盯住每个人的交流,一有情况,马上通知我,而且永远保守秘密。
   我感觉自己像一个潜伏在所有人身边的特务头子,布下了耳目眼线,并且把自己的特务机构慢慢进行完善。
   安装终端程序时,在业务副总监那里遇到了点儿小麻烦。这个良民始终不肯装上所谓的这类软件,他振振有词:“这么近的距离,上楼下楼就到了,电脑上你来我往的,不仅不方便而且不便于同事交流。”
   我二话没说,转身就走。看着他那张酒色过度的脸,我怕抑制不住自己。
   所有人的终端刚刚装好,老板便兴冲冲地在我的指点下发送了一个平台消息:请大家多学习多运用刚刚安装好的办公平台。
   老板开始试用一些功能时,我的眼睛就盯着他那间紧锁的休息室,我很想试一下我新配的钥匙能不能用,他房间门的钥匙我已经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悄悄试过,虽然不是很顺利,但到底还是能打开的,就看另外一个门了。
   我想象着里面,会不会有着非常淫荡的设备。
   我也想像苏嫣那玲珑多姿的身体,在老板肥胖的身体之下辗转,心里竟然有了莫名其妙的难过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段时期一直忙,人在忙碌时,连欲望也忘记了。
   老婆又要出差一段时间,我开玩笑地说,我的大坝还没有放完水,你怎么又要加固。她笑笑回了我一句话让我羞愧,她说,把坝加高一点,蓄水多些力量大。
   嫌老子力量小,你不知道老子是审美疲劳么?
   我胡思乱想间,有人敲门,老板喊了句请进,然后苏嫣就进来了。看到我,脸色微红了一下。我想,她可能是没想到我会在这里。
   老板对我挥挥手:“小白,你先回去吧,有什么问题我及时找你。”
   我点点头,看了苏嫣一眼,发现她正盯着我看,眼神里依旧亮晶晶,粘乎乎。
   我走到老板门前,马上打开了那个无线监控。
   这段录像一共二十五分钟。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嫣回来时,我及时关掉了那个摄像头的开关。
   起初的五分钟很安静,可后来不知怎么,我看到老板绕过桌子,一下子抱住了她。她有些挣扎,是的,是挣扎,我看得清清楚楚,她在拒绝着老板的热情。
   可是她的身体,慢慢就软下来了,我看到老板贪婪地吸吮着她的嘴唇,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她闭着眼睛,手里的文件也掉在了地上。她开始回应,身体也开始扭动,之后,她慢慢蹲下来,拉开了老板的裤链。
   这个角度已经看不到她在老板下身的动作了,可是鬼都知道她在做什么,我看到老板坐在那里,满脸迷醉的表情,拍下的监控里,能看到她的头部在一上一下地做动作。 她在帮老板KJ,这个动作我绝对不陌生,也曾无数次让老婆模仿,但很不幸的是,她有洁癖,打死也不干。
   我气愤地把音量开至最大,我听到了暧昧的室内两个人混沌的呼吸和呻吟。
   不知怎么,我的心突然又阵悲凉,如晚秋的天气,一个人一下子扑入到满池秋水里一般。
   十五分钟时,我看到老板的脸孔开始扭曲了,手也忍不住按住了苏嫣的头,然后我看到她头部起伏的动作也渐渐加快,十六分三十秒,我看到老板满脸的扭曲紧张,一下子就释然了,我知道,他下面也释放了。
   接下来就是清理战场,然后两个人又面对面说话。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沮丧地关掉了播放器。转过头看苏嫣,这个刚刚还在老板胯下呻吟的女人,此刻正专心地做着我的专版,女人专心做某件事时的神态,也是如此可爱,但我隐约看到,她脸上依旧还有尚未褪去的潮红。
   刘小中突然从背后拍我,吓了我一跳。
   然后,他神神秘秘地附在我耳边:“白哥,大白天的在工作,让老板发现你看A片可不怎么好。”
   我吓了一跳。在看那段视频时,我尽量让自己的身子档住屏幕,偶然有经过的同事,我也倍加小心,他怎么就发现了?
   他看着我越是笑而不答,我越是害怕,如果这一切被老板知道了,后果将会多么不堪设想。那一瞬间,我在心里转了好几个念头,第一,实在不行,我拿出他的视频威胁他不说出去。第二,他不一定会看到那时老板的房间。第三,最后实在不行,我把他早泄的事情给他捅出去,让他做不得男人。
   还有第四吗?我看着刘小中似笑非笑的脸,故做镇静。
   到底是小孩子,他对我说:“友情提示你换一个耳机吧,这个声音太响,我在你旁边都听到了。”
   妈的,原来是耳机的事,老子的肺都快被他吓出来了。
   心里却又想起他在赵蔚身上颤抖的那十几秒钟,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有些莫名其妙。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11-7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业务部副总监第三天头上,给我们打了个电话,指名让我接电话,电话里他冷静地对我说:“你现在过来一下,帮我把终端装上。”
   我偷乐了一下,然后以很快的语速回答他:“这您得等等了,初给您装您不装,所以就去了一个终端,现在还要给开发商申请,估计要一两天时间。”我发现我说起谎话来,竟是地道的顺溜。原来老子也是睚龇必报的人。
   孔子不是说了吗,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他在电话里一言不发。据我所知小消息,他当初只为和我赌气,但没料到,老板图新鲜,第二天开会时,就给各个中层在OA上面发了个通知。会议室里,一干人等在火急火燎地等待着他的营销方案时,此老兄正悠然自得地在那里大战电脑附件里的蜘蛛牌。
  我听到这个消息时,乐了足有一分钟。
   想起一位好友说过的话,因果报应,有因便有果。
   十秒钟后,他终于艰难地开口:“小白,如果有了请马上帮我装上去,你知道我在公司里有很多事情离不开。”
   服软?那老子就吃了。
   我笑笑:“放心吧刘总监,终端一申请下来,马上给您装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帮助|职业IT人 (粤ICP备12053935号)|网站地图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发布者及原出处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是信息平台,网站上部分文章为转载,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通告,但是能力有限或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

GMT+8, 2020-7-15 00:50 , Processed in 0.101694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