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IT人论坛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搜索
2020PMP认证备考培训项目管理之家专场500+微信公众号程序模块,免费使用!
楼主: 能文能武

那天我在老板的办公室安了摄像头

  [复制链接]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5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思想里,一直有种根深蒂固的想法,但凡是非工作之外的东西,某些人便会做得很精,这好像是一个奇怪的定律,因趣而精,因精而得。
      赵蔚的电脑其实也很简单,就是WORD打不开,总是提示出错。以前总是重新装操做系统,但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这种错误,每次重新装系统总是会伤筋动骨。其实这个问题也超级简单,就是模板残余文件的问题,只不过,那两个文件藏得极深,就像是苏嫣在我的想象中那样深藏。
      我以无比愉悦轻松的表情与速度帮她解决了这个问题,赵蔚有些目瞪口呆。
      其实是很小的一件事,但是,不也有混沌效应么,小事很快就成了大事,而在此时,我尚且不知道赵蔚居然有这么大的传播力量,当初她不学新闻传播实在是太可惜了。
      好像每个周末总不会平坦地度过,总会有些愉快或是不愉快留给那一个休息日回味。
      老板找我。打电话到内刊编辑部,要我亲自去一趟。哦,这个说法不太对,应该说要我本人去一趟,中国人的语言方式的狡诡多变,是因了身份的高低而变化的。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5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板的办公室宽大漂亮,而且还有一个隔间,里面隐约透露出香艳气息——这个是他隔间里花哨的布置与气味传达给我的第一信息,我以飞快的速度在想象里描绘了一遍他与苏嫣在这个隔间里的老汉推车场景,然后正襟危坐在了他的面前。
      他确实很平易近人,我相信,每一个老板可能都会对一个毫不起眼的下属这种态度,就像是儿童面对一只蚂蚁偶然流露出的好奇加喜欢心理。
      他开门见山:“听说你精通电脑?”
      我点点头。点完之后,却马上后悔,因为我想起了老板常在会上说的一句话,做人要谦虚,不管什么样的情形下。当时我还在心里打了个绝妙的比方,比如有人在卫生间赞美你撒尿的时间比较长,你也要谦恭地回应,不敢不敢,您拉屎的时间更长。
      无可否认我是一个想象力比较丰富的人,这个比方让我乐了一上午。
      于是,我迅雷不及掩耳之热,马上用语言表达了一句:“其实也就略通一二。”
dab 发表于 2010-9-15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喜欢lz的风格,哈哈,进了老板办公室了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5 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意味深长:“咱们的系统管理小朱自己开公司了,你说,咱们是不是与他们合作?收费也不高,但总是一笔额外开支。”
      话说到这里,已经很明白了,他的目的是用内部的劳动力来抵消那一笔开支。而且其思维也相对简单,这话无非是想让我自己开口,主动请缨与下派任务,区别只是口头奖励和物质奖励。
      我很明白后者,因为每一个人心里,都有着自己的思绪方式。哈约利窗效应把人的思想分为四块,自己知道的别人也知道的,自己不知道的别人知道的,自己知道的别人不知道,还有就是自己和别人都不知道的,也就是潜能。
      四个窗口总是会受中间两条交叉线的影响,此起彼伏,你把这个缩小,那个就涨大了。
      所以,多多窥视别人的心理,是有好处的,因为你会发现别人的那个自己知道别人不知道的窗口,在你面前变小了。
      这样解释很麻烦,但心理学就是这样,把简单的事情弄得定律一样复杂化,是他们的本事。但是这种复杂又可以解释简单的现象。
北大青鸟 发表于 2010-9-15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只看楼主的贴。粉你哈。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5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好戏
上面是我要和你们说的话--------------------------------------------下面才是接着的好戏

但还有一句话说得好,人在那啥下,不得不低头,或是拿人家的手软,当时我心一软,腿也一软,脱口而出:“如果可能的话,我可以试试,至少可以为公司节约一笔开支。”
      我好贱。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这一句话,为我以后的那些东西,埋下了一个很大的伏笔。
      老板气定神闲,看着我点点头:“好好干,公司不会亏待你的。哦对了,我的电脑这段时期总是跳出一个窗口,说什么什么错误,帮我看一下。”
      我怀疑他是在考察我的水平,于是,我打开那些莫名其妙的服务,在他看得眼花缭乱之际在运行里输入msconfig,查看启动项,果然有一个自启动的程序,哈,取消,重启,什么也不出现了。
      其实,我的电脑水平,在真正的电脑高手面前,也是一个半吊子状态。
      但是在老板面前,我博大精深,加上速度与自信的表情,让他相信我绝对是个好苗子。
      趁他转身接电话的瞬间,我迅速浏览了一下他的硬盘,赫然在E盘里,发现有两个文件夹,很白痴地起名,一个叫录像,一个叫照片。
      我很热血地想到了,老板原来是个自拍狂。
      而且,我非常冲动地想打开这些东西看一看。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5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累,休息一下休息一下。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5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板的电话短而精,他在商海里是运筹帷幄级的人物,四十五岁的男人,周身上下都散发着电脑白痴的光芒。
      他转过身问我:“什么原因?”
      我含糊其词:“有个微软放开的端口服务,我关掉了。”
      他问:“那不会影响我看新闻吧。”
      答:“不会,只是一个随机启动的无用程序。”
      他点点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的小腿有些软,就在我迅速点开那个文件夹,看到里面的一个文件名为“苏”的时候,就听到老板放下电话的声音。
      从电话到电脑有七步,从电脑到电话也有七步。
      但这七步,让老子心跳加快到了一百七十下。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5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在,老板没有露出狐疑的表情。他的电脑绝对属于个人隐私的东西,如果不是那个电话,我可能永远不可能浏览到他的硬盘。
      好了,一切尘埃落定,我应该躬身而退了。我脑子有些糊涂,突然想不起来,我刚刚是关掉了那个打开的文件夹还是最小化了,如果是最小化,老板肯定会发现我在浏览他的硬盘,而且是隐私的东西。
      我小心地往外走,突然听到他说:“等等。”
      我站在那里,脑袋空白,迅速想到,如果他问我,我应该怎么回应。
      然后,就听他说:“你去行政部写个申请,每个月申请一千元的路补,算是给你额外的补贴吧,拿着申请让我来签个字。”
      这一下,惊恐和狂喜并存,老子的薪水又涨了。
gz-aptech.com 发表于 2010-9-15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5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板电脑里那些视频和没看到的照片,开始折磨我的神经,让我夜夜勃起。我想象如他那样胖而笨拙的身体,会在苏嫣身上有什么样的动作?于是,所有ap里的动作在我脑海里一一演练。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5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象力丰富的人,就会这样折磨自己。
      老婆从遥远的江西打来电话,声音甜得发粘,问我有没有想她,问我身边是不有人,还说要我小心点,说我这人花心,不可靠。
      说得多了,我也烦,她也找一肚子气。她已经离家一个月了,从来不考虑我这边的饥渴如何解决,我也是响当当的精力青年,白天精力在公司,夜晚精力在床上。

我没好气地在电话里说:“就是有人,就在咱们的大床上,我们刚刚做完,她的汗珠还滴在你的枕头上了。”
一般不思考 发表于 2010-9-15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有意思。继续楼主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5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我就听到她在那边大笑,女人就是这样,你不说,她乱猜,你胡说一通,她反而就高兴了。
可是,放下电话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我开始想念苏嫣 。。。。和谐50字

我拨通了马一成的电话。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5 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一成是我大学同学,死党,上下铺在不同摇晃的频率中过了四年时光,彼此甚至知道对方自慰时间的长短,无话不谈,毕业之后也机缘巧合,被老天安排在了一个城市里面。他做电子产品,我的电脑就是他装的。
      与商人做朋友就这样,他有他自己的算计,房租人员费用什么的,都要算在成本里。所以他的成本价比进价要高,但是如果你知道了进价,你就会觉得他不仗义。但他确实也有自己的苦衷。
      好在这个规则在我们这里不存在,我给他五千块钱,让他帮我配一台顶级的东西,他满口应承,然后拉回来后,我也不检测配置,这就是信任。
      再往后,我发现这个配置并不是顶级的,但还算是合理的,粗略算了一下,他大约挣了我五百元钱,然后我约他出来喝酒,完了之后他颠颠跑去结账,我大骂奸商无良,他哈哈大笑,这就是友情。
      于是,晚上十一点钟,我打他的电话让他去地摊喝酒,他冒着被老婆骂的危险出来陪我,这是什么?这是都处在想扯淡的状态。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5 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有意思。继续楼主
一般不思考 发表于 2010-9-15 15:29



    谢谢捧场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5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平静地告诉他,我喜欢上了公司的一个女人,白得耀眼。
      他告诉我他现在公司开始做监控设备,不涉足不知道,涉足了突然发现,现在的科技有多么发达。
      我们还没开始喝酒时的对话,是多么的驴头不对马嘴。
      可是,当我说到我刚刚成为公司的系统管理员,然后八九十台电脑全归我管时,他马上顺着我的话题上来了:“这个是件好事,你以后要多多照顾我的生意了。”
     我与他碰了一杯,一饮而尽。
      话题零零碎碎,我突然发现,在彼此的语言中,我们混得都不是太如意,是啊,将近而立,却无而立之志,孔圣人说的而立,到底是指什么?好像我们都生活在被生活调戏的环境里,还以为自己调戏了生活。
      就像是我有公司,苏嫣到底是信任我,喜欢我,还是因了工作的原因利用我,调戏我?
      马一成的某句话,却让我突然有种想法,他说,公司新近了一批隐型的监控设备,无线发射距离足有二百多米,还含红外夜视。
      我突然有个想法,如果,我在老板那间香艳的房间里装上一台,那么,12楼的我就可以收到那里的信号了,这个想法,被酒精一刺激,更加觉得可行性很大。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5 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周一一上班,接到一条好友短信,这个月要举行婚礼,望我能准时参加。
      看着短信,我哑然失笑。此好友女,两年前在一次公司与公司的联谊活动中相识,发现彼此都爱玩同一款游戏,于是惺惺相惜,只可惜我已经结婚,否则的话一举拿下并非难事。那时的眉梢眼角里都含了对我这个在游戏里混到六十多级人物的崇敬。
      那次一起出行,她自作主张开了一个房间。谁都知道一个女的要和你一个房间是什么意思,可是偏偏后来就在我去洗手间回来时,发现她一个人正坐在床上做一种很不雅的举动——挖鼻孔。
      她挖得如此心旷神怡,却忽略了我在一边的惊心动魄。
      她用的是食指,把漂亮的小鼻头撑大,然后在里面掏啊掏,掏出来,看看,顺手抹在纸巾上面。我隐约看到,那纸巾上面有黑点。
      也难怪,白天去的景区尘土飞扬,鼻子里难免会难过。
      所以,我没有理由不去原谅一个美女挖鼻孔的举动。
      但是,这个举动直接导致了一个很严重的后果,那就是后来我把她剥光,玉体横陈时,突然想到,她是否洗手了?无可否认,我是个尊重细节的家伙,我想,如果她刚刚挖过鼻孔的手,抚在我的身上时,我身上会不会留下一排排小黑点?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5 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到此为止。。。。吐血去了。
一般不思考 发表于 2010-9-16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持续关注。你别太监了啊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7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能文能武 于 2010-9-17 12:02 编辑

这个想法,让我准备奋勇杀敌的小dd,瞬间没了战斗力。
      那夜,我在她面前成了丢人的男人。
      这种行为导致了她在第二天对我一直鄙视,是啊,女人最看不起的就是这样的男人,床上不行,还不如一触即发的快枪手,起码,人家那也叫枪。
      我有苦难言。每个人在暗处做的事情,竟然会如此不堪。
      至于后来,也接触过几次,身体的挨挨擦擦,发出求C的信号,但是我却稳如泰山。
      现在,竟然要结婚了。
      不知道当年那个插入鼻孔的手指,是否会被新郎捧在手里亲吻?
      想到这里,我觉得自己很幸福。
      我回短信过去,准时参加。
      那天是7月22日,黄历上说,宜动土,迁移,但不宜嫁娶。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7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一成的电话彩铃很好听,接电话的妞声音粘而腻:“哦,您找我们马总啊,马总这会不在,请问您是哪位?”
      这家伙还挺拽。我对着电话很不客气:“你回来告诉他,我是他老公,让他给我回个电话。”
      接电话的妞沉默了足足有三秒钟,估计绿着脸回答我:“先生,还有什么其它事没有?”
      我这边明明要笑到岔气,却做出认真的语气:“顺便让他买点菜,晚上我回家吃饭,出差一个月了,想死他了。”
      一个小时后,马一成的电话气急败坏地打了过来。
      我接过来,被他一通臭骂。他说办事回来,看着公司所有员工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又不好解释,只好把闷气发在我身上。
      我笑得打跌。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7 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嫣走过我身边,看我一眼,低低地说:“这么高兴,为什么呢?”
      说句实话,我对他有种性压抑的感觉,每一次看到她,我都想迅速地剥落她那些曼妙的衣服,然后结结实实地进入她的身体。可是,每一次在她面前,我却如一个最听话的小白兔那样,对她笑着。
      这种反差,就是意淫的原因吧。
      老板房间里装摄像头的想法,被我在心里改造,推翻,再改造,再推翻了很久,终于抑制不住那种兴奋了,所以,今天才拨通了马一成的电话,问他要一套那样的设备。
      五百五十元,发射距离开阔地带二百米,天线可以引出细金属丝的那种。
      我想,看到苏嫣与老板在一起gh的模样,应该十分容易。
      就像一个罪犯在实施犯罪行为前的兴奋那样,我突然感觉,自己Y了。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7 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女友的婚礼很隆重,看得出来,那个面貌忠厚的青年是她一生的好伴侣,他肯定不会在乎她挖鼻孔的模样。新人倒酒时,我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直勾勾地看着新娘子说:“今天你可真漂亮。”
      她点点头,道声谢谢,可是,我却看到了她眼神里的光彩。
      这光彩,像是云朵后面透出来,刺目的光亮,让人心神不宁。坐在那里,我突然后悔自己当年的举动,因为今天新郎对我,好像并不十分感冒,或者,敏感地从我们交流的眼神中,看出了我们非同一般的关系?早知那时下手就好了。
      可是又有一个极具喜感的问题涌上来,如果那时我下了手,那么此时是新郎给我戴绿帽子还是我给新郎带?
      才感觉,人跟人之间就像浮萍一样,这些小小的东西聚散着,没有悲伤,那样自然而然,也没有根基,所以,更没有恨意。
      胡思乱想中,我喝高了。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7 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没人捧场的。。。。吃饭去了。。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7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吃完了继续:

那天下午,我甚至不知道往哪里去。最后竟然选择去了公司。几乎是撞进自己的座位的,然后打开电脑,上了QQ和MSN。
      很多时候,人就是这样无聊着,好像这两个工具,成了需要,但上面,尽是些冷冷呆着的人群,多年不说一句话,也不发一个表情,你一上线他就在,你下线时他还在。
      超级恶心。
      一杯水放在了我的旁边,是苏嫣,她淡淡说:“喝酒了吧,喝杯水,解一下。”
      我直勾勾地看着她,像看着刚刚新婚的朋友,她笑一下,竟然十分妩媚。我想说些什么,可是,竟不知怎么开口,最想说的话埋在心里说不出来,能说出来的表达不了意思又不想说。
      她穿了件短裙,双腿白而优雅。
      我想说,苏嫣,咱们**吧。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7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摄像头拿回来时,我兴奋了好几天。这东西外面实在小巧,一枚小扣子一样,屁股上却连着一个小黑块,马一成告诉我,那是发射器,上面还带着一枚精巧的麦克风。
      接收的信号的是一个小铝盒子,有AV和1394火线接入。前者接电视,后者接电脑。
      周末,我把摄像头放在我的电脑旁边,掏空一个黑色的文件夹,用胶粘上去,别人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然后,接到笔记本上跑到公司门口,哦,我座位后面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这东西真是好东西。
      无可否认,当人们能以窥私的方式关注到另一面生活时,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激动。这与我们只生了往前看的两只眼睛估计有些密切的关系,每个人都想看清自己的背后,别人做了什么,所以,此心态催生彼心态,对窥私,好多人有着不同程度的喜好。
     我努力回忆着老板房间里的布置,隔间那里有锁,老板说是他自己的休息室,一般不允许别人进入,但只有在那里,我才能看到他与苏嫣**,怎么办?
      想了想,还是要从老板的电脑入手,这是我接触到他的手段之一。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7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计划的第一步,是找到一些简单的OA软件,这种内网办公管理及通讯平台软件在我们公司里还没普及,原因不明,或是老板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世间还有这种软件吧。可以 试想,一个在会议室里装了投影机,但会议时还要把文件都打印出来的老板,面对OA,可能就如一个初来地球的火星人,面对科普贴时的感觉。

去科技市场买盗版OA光盘。一个个散落在门口业务员拉我:“老板,配电脑不?”
      我摇摇头,目光洒向那些蹲在路边的小贩们。
      有个女人,低垂着头,守着一箱子光盘,身边还站着一个小女孩。
      我走到娘俩面前,翻了翻。她抬起头看看我,目光呆滞。说实在的,她的箱子里的货太少,我叹口气。
      她突然问:“兄弟,要毛片不,日本中国欧美的都有。”
      我才打量她,五官还是很清秀的,看得出来以前肯定也是小家碧玉型的,只是不知道如何沦落到这样田地。哦不,我错了,马一成常常拿这些人来比较我,他财大气粗地 指着我说,别觉得你是白领,你一个月那点钱,还不如一个买盗版影碟的小贩。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7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说过之后,我的自信马上被现实折磨。
      可我承认,我还是一个具有英雄主义的S狼。
     突然一阵骚乱,我看到那些小贩们抱起大大小小的箱子开始集体飞奔。然后,就出现了几个身穿便衣的大汉,见摊拆摊,见箱掀箱,顿时光盘满天飞舞。几个人如同小说中的奇侠一般,速度飞快,转眼前就来到我眼前。
      女人站起身,我看到她身边的小女孩紧紧抱住了她的腿,因为惊惧,眼神再不似之前的快乐。
      我抱起她的箱子,说了句:“我帮你。”然后拉着她飞奔,身后传来不知是城管还是文化管理人员的怒骂,一口流利标准的河南腔:“鳖孙。白跑。”
 楼主| 能文能武 发表于 2010-9-17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跑了很远,女人抱着孩子,我抱着箱子,共同鼠窜,这画面,多像2012逃难的一家人。直到跑过了两条巷子,我才慢慢停下来,喘口气,把手里的箱子交给她。
      女人一连迭的感激:“谢谢,谢谢。”
      我像雷峰一样和她道别。可不知怎么,心里有隐隐的难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帮助|职业IT人 (粤ICP备12053935号)|网站地图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发布者及原出处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是信息平台,网站上部分文章为转载,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通告,但是能力有限或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

GMT+8, 2020-5-30 09:40 , Processed in 0.111691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